警法123 大妈为躲雾霾酒店内跳广场舞:酒店在小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原标题:警法12.3 大妈为躲雾霾酒店内跳广场舞:酒店在小区内,业主有使用

  2018年12月3日 星期一 晴 最低气温-3摄氏度 最高度气温8摄氏度

  11月27日晚,因南京雾霾严重,十几位阿姨走进某酒店大堂跳广场舞,被劝阻还理直气壮:酒店在小区内,业主有使用,“就几天,还至于啊?”“雾霾过了,你请我们都不来!”最终,大妈们跳了40分钟后离去。

  记者获悉,昨日天弘创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申请对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鹏翼资产管理中心价值9002.2万元的财产采取保全措施,已经获院批准并执行,法院将查封、或者冻结被申请人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鹏翼资产管理中心名下价值9002.2万元的财产。

  为进一步提升辖区群众的消防安全意识和火场自救能力。12月1日上午,石景山区第三幼儿园到石景山消防支队八大处中队参观学习。

  到队后,小朋友们首先参观了中队消防车辆,听取了指战员随车器材的基本使用方法,了解消防战斗服的作用并穿戴体验,中队指战员用简单、幽默的话语,激起了小朋友们浓厚的学习兴趣。随后,带领小朋友们参观了中队荣誉室、电影院并了解两位烈士的英雄事迹。最后,在中队指战员的引导下,小朋友们亲手操作电子模拟灭火器,并利用逃生帐篷等相关器材,使小朋友们亲身体验火场,切实掌握初期火灾灭火技能。在参观学习中,许多小朋友都踊跃地提出问题,指战员们也借此机会向小朋友们讲述了平时生活中应该掌握的消防基本常识,起到了良好的宣传教育效果。

  参观结束后,小朋友们与中队指战员合影留念并赠与锦旗,每名小朋友也赠送了自己制作的小礼物。通过此次活动,不仅让孩子们体验了员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让孩子们学到了消防知识、掌握了逃生技能。为他们树立良好的防范意识打下了的基础。

  原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Z市分公司(简称Z人保)。住所地Z市。

  原告诉称:2002年10月30日,原告承保的铸盖与铸框,被装载于“HanjinPennsylvania”轮,自中国新港运往汉堡港,被告签发了编号为COSU18352200的提单。按照地理上和习惯上的航线日被运抵目的地汉堡港,但是时至今日,被告仍未在汉堡港交付该批货物,因此,原告推定货物已经灭失,并依保险合同的约定进行了实际赔付,从而依法取得代位求偿权,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货物损失人民币533074.43元及其利息(自2002年12月1日起算,至实际赔付之日止,利率按中国人民银行企业同期存款利率计算),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中货公司在庭审中答辩称:中货公司仅是中集公司的签单代理人,而非承运人或实际承运人,在完成代理业务中没有,不应承担责任。

  被告中集公司在庭审中答辩称:提单、保险单均已背书转让,被保险人未遭受实际损失,原告错误赔付不享有相应的代位求偿权。涉案货物的损毁原因是“HanjinPennsylvania”轮于2002年11月1日发生的火灾事故,依照《海商法》的,承运人应当享受免责。另外,原告作为保险人,在保险事故发生后,已经进行了检验并全额赔付,应认定该保险标的没有残值。

  原告提交中的付款凭证与保险金额数额一致,时间吻合,并有权益转让书予以印证,可以认定原告作为海上货物运输的承保人,在发生保险事故后,全额赔付了被保险人。保险单和提单虽经背书,但均为空白背书,原告持有正本保险单和全套正本提单,因此应认定原告具有的代位求偿权,在本案中具有的主体资格。被告主张涉案保险单和提单均已背书,原告错误赔付,不具有保险利益的主张不予支持。

  原告基于保险合同代位求偿权而成为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应向承运人被告中集公司索赔,而被告中货公司仅是提单记载的承运人的签单代理人,与原告及被保险人之间没有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因此,原告请求判令被告中货公司承担货损赔偿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货损的原因及承运人在本案中是否可以享受免题。原被告双方对“HanjinPennsylvania”轮发生火灾的事实均予以认可。爆炸和火灾发生在第4舱、第5舱甲板和第6舱,根据集装箱箱位图显示,涉案货物在紧邻爆炸点的第3舱和第5舱,在无其他证明货损是因其他原因造成的情况下,可以合理推定涉案货物的损害原因是因为爆炸和火灾。根据《海商法》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在运输期间因火灾造成的货物灭失或损坏,承运人可以享受免责,除非由于承运人本人的造成的除外。本案发生火灾的原因并非是承运人的,因此,被告中集公司依照《海商法》的应享有免责的。

  对于涉案货物是否还有残值的问题。原告虽然提供了中外运的检验报告,但该报告仅是显示涉案的集装箱的货物可能有残值,而被告中集公司提供的检验报告对涉案集装箱货物均有明确地描述,涉案集装箱货物均为100%灭火损坏影响,可抢救/报废。而从原告以按全损赔付被保险人的行为,以及被告险人愿意出资九万元人民币购买包括本案七个集装箱在内的十三个集装箱货物的残值而不承担运输费、停留港口保管费、拍卖费的行为可以认定本案所涉货物没有抢救价值,应认定全损。

  本案争议焦点:1.原告是否享有代位求偿权;2.原告与两被告的法律关系;3.承运人是否应当享受免责。

  原告是保险合同的保险人,虽然保险单、提单均已由被保险人背书,但都是空白背书,应认定原告是持有保险单、提单。发生保险事故后保险人按保险合同的约定及时赔付了被保险人,取得代位求偿的资格,有权作为原告对承运人提起诉讼。

  中货公司是中集公司的代理,它只是代中集公司签发提单,而原告是依运输合同提起的诉讼,中货公司不是运输合同的当事人,对货物没有运输保管的义务,因此中货公司在本案中不因承担赔偿责任。

  中集公司是提单上的承运人,作为承运人有义务将承运的货物安全运抵目的港,但由于海上运输存在着较大的风险,国际公约、国际惯例、国内法都对承运人了免责事项。我国《海商法》第五十一条,由于火灾造成的损失,承运人不负赔偿责任,但是由于承运人本人的所造成的除外。主张承运人有的,由提出此项主张的人承担举证责任。本案货损是由于船舶突然发生爆炸并起火造成的,承运人享受免责的,原告没有提供证明船舶爆炸起火是由于中集公司造成的,因此本案中集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依据《中华人民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国海商法》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及第二款,法院作出判决:

  根据《海商法》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在运输期间因火灾造成的货物灭失或损坏,承运人可以享受免责,除非由于承运人本人的造成的除外。本案发生火灾的原因并非是承运人的,因此,被告中集公司依照《海商法》的应享有免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