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9警法1死2伤!女子驾车连撞3人后弃车逃逸被找

[field:click/]次浏览 已收录

  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 晴 最低气温-11摄氏度 最高度气温1摄氏度

  2018年12月25日23时许,张某与其朋友在江油某娱乐场所消费后,便驾驶车辆准备返回家中,但车辆行驶至长安北段处与3名行人发生碰撞。事故发生后,她坐在车中,没有拨打110、120,而是拨通了朋友电话。当其朋友赶来后,法律意识淡薄的张某更是不顾朋友反对直接跳上朋友车辆,逃离事故现场。12月26日15时许,张某在其父亲的陪同下到机关投案自首。经询问,张某对交通肇事逃逸事实供认不讳。

  12月27日早上八点半,在四川宜宾市叙州区某商场屯警点,叙州区警犬的警犬“龙五”在执勤时打哈欠被抓拍,照片传遍了当地的朋友圈。们除了对它萌萌的表情喜爱,更是对这名“战友”连续作战后的疲倦感到心疼。

  2018年12月27日18时45分许,正在火车站候车室值勤的站左丽接到旅客王女士报警,称自己丢了一个某品牌包挎包,价值较高,里边还装有现金、3张银行卡、本人驾驶证、车辆行驶证、身份证等重要物品。由于自己从进站以来一直都在打一个很重要的电话,根本不知道随身携带的包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了解清楚情况后,一方面根据旅客提供的行走线,调取了车站进站口、候车区的大量,发现该名旅客确实携带挎包顺利经过安检,其他方位的没有发现偷盗行为,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马上开始对候车区两侧卫生间展开搜索,最终在北侧的卫生间洗手池边找到了小包,经过双方清点,包内物品无缺失。“卫生间看上去都一样,一着急走错了方向”,王女士这才意识到都是自己心急出了错,并表示以后不能只顾着打电话忘东忘西了。

  12月27日晚,丹江口市迎来了今冬首场大雪,虽然天气有些寒冷,但风雪中出现的一些事迹,却让人倍感温暖。

  28日一早,大雪过后的丹土一级已经上冻,土关垭李虎与董超因担心过往的车辆出现不便,一大早便前往口指挥交通。这时一辆车经过上坡时一直上不去,李虎与董超二人便上前帮忙推车,道湿滑,二人几欲滑到,但仍然是一步一滑地帮车主将车推到了坡上。切实做到了人民群众在心中,人民为人民。

  12月27日上午,在叙永县,四川“网络水军第一案”一审正式宣判。被告人袁某甲、袁某乙、胡某某等6人因非法经营罪,分获1至6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及个人财产5至70万元。

  案件审结的背后,是一个涉及30人的网络犯罪团伙,该案曾由统一指挥破获。本次获刑6人,只是这起大案中的部分涉案人员。

  叙永县曾发布消息,本案中的几名叙永籍“网络水军”,曾开豪车,购别墅,又长期“隐居”山区,他们牟取暴利的方式,就是从事网络有偿发帖、删帖等业务。

  8月22日,叙永县公开审理了该案。法院最终宣判,6名被告均犯非法经营罪,分获1年到6年有期徒刑,并被判处罚金或个人财产。

  法院查明,被告人袁某甲自2012年起在广东省佛山市从事网络有偿发帖、删帖业务,随后又将其弟袁某乙“带上”。2013年8月左右,袁某乙从广东省佛山市返回四川省叙永县,自己从事有偿删帖业务。2014年7月,袁某乙与胡某某结婚,婚后两人也成为“同事”。其间,袁某甲、袁某乙、胡某某多次接受删帖中介叶某某等人的委托为其删帖。

  2015年以来,袁某甲多次联系已离职的西安华商网络传媒公司华商网编辑周某某对该网部分信息进行删除,周某某便找到已离职的原同事被告人王某某进行删除,因离职删帖权限,王某某又找到华商网技术人员张某帮忙删帖。

  办案张勇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本案涉案人员形成了长期稳定的互相合作关系,他们之间业务,但互相“帮忙”的情况时有发生,甚至与更多人建立合作关系。

  一个月前的11月28日,叙永县发布了《袁某等人非法经营案情况通报》,介绍了这起由统一指挥破获的“网络水军”大案,全国抓获30名团伙,查获作案手机40部、电脑30余台,查明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

  2017年5月,泸州市网安支队接指令,有叙永籍人员在互联网从事“有偿删帖、发帖、灌水”。泸州市迅速将该指令通报叙永县,叙永县网络安全大队立即立案侦查。

  几名“隐居”山区的团伙浮出水面,该团伙平日出行都以宝马车辆代步,幸运彩票注册且在乡镇和县城四处购买房产。通过进一步侦查发现,该团伙利用腾讯QQ等及时通讯工具进行接单和派单,且该团伙与多家网站的编辑和副总编等,形成一条完整的有偿删帖和发布负面信息的黑色利益链条。

  张勇介绍,这些删帖金额,少则三两百,多则几千上万,特别是一些企业提供的删帖业务,价格都比较高。本案中的袁某甲,早在2012年就开始涉足这一“产业”,目前,袁某甲在广东购有别墅,在成都也购有价格不菲的房产。

  叙永县院长范平介绍,“网络水军”案存在危害大、取证难等多种问题,因为涉案人员均采用网络支付和业务沟通,几年时间过去,很多最终难以调查核实。在中,最终以删帖涉案金额量刑。张勇解释,因为需要明知是虚假信息仍然提供有偿发帖服务的条件,才能量刑,但很多发布的信息早已删除,也很难是否为虚假信息,所以最终只能以删帖涉案金额量刑。

  中国大学刑教授阮齐林:目前针对此行为的法律,主要为两高于2013年发布的《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7条,其中提到,违反国家,以营利为目的,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删除信息服务,或者明知是虚假信息,通过信息网络有偿提供发布信息等服务,市场秩序,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非法经营行为“情节严重”,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以非法经营罪处罚:(一)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二)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十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实施前款的行为,数额达到前款的数额五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情节特别严重”。

  司释将此行为纳入非法经营罪,主要基于网络水军通过提供发帖删帖的服务收取费用,系以盈利目的,属于经营活动;而提供网络相关的经营活动,需要经过相关部门核准许可,如果没有经过许可,那就具有非法性,系非法经营行为。

  叶睿(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硕士生导师):这涉及到刑法中讲求的主客观相统一原则,不仅要求证明“网络水军”所发内容客观上是虚假信息,还要求行为人系在主观上明知是虚假信息的情况下实时的相应行为。这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认定的门槛,但我个人认为是合理的。单从有偿删帖和发帖两个行为来看,有偿删帖本身性质更为恶劣一些,它在很大程度上干扰乃至切段了广大群众通过网络表达观点和的途径。而单就发帖而言,如果内容真实,或者行为人误以为是真实信息而予以转发,即便为了获取利益,也不宜认定为犯为,这也是刑法谦抑性的一种体现。因此司释在对此种行为时进行了“明知是虚假信息”的限定,不然有可能造成刑罚打击面过大。